2014年
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股票 >

三十万元存款变保单 合众人寿被指忽悠人

2019-10-18 18:46:59

原本要到银行办理存款业务,却在银行大堂经理的热情推荐下购买了“保本保息且有分红”的理财产品,市民孙女士的母亲为此动用了自己的养老金三十万元,但到头来却发现这根本就是一款披着理财产品外衣、以高收益作为诱饵的保险产品。

银行里的保险

市民孙女士讲述了母亲当日购买产品的过程:那是2008年的6月,孙女士的母亲郭阿姨到附近的开平路某银行办理存款业务。接待她的银行大堂经理在了解其意图之后,热情地推荐了一款银行“新近推出的高收益理财产品”。

“因为看到是身着银行制服的工作人员,所以根本没有疑虑”,孙女士这样描述母亲当时的想法,“出于对银行这块金字招牌的本能信任,我妈心里完全没有设防,人家说什么就信了”。

银行的这位大堂经理告诉郭阿姨,这款理财产品是保本保息的,没有任何风险,而且承诺年收益率为7.29%。郭阿姨至今都对7.29%这个数字记忆犹新,因为正是这个诱人的高收益促使她做出了最终的购买决定。

“当时这个银行工作人员拍着胸脯保证投资收益绝不低于同期5年期的银行利率,而且每年还有额外的分红”,除此之外,工作人员还告诉郭阿姨会额外赠送一份保险。随后,郭阿姨在大堂经理的协助下在银行的柜台里办理了这个她认为能带来高收益的“理财产品”。因为感觉到期后的收益比较可观,郭阿姨将自己的养老金三十万元全部购买了银行的这款“理财产品”。

如今,五年时间过去了,郭阿姨的“理财产品”到期了。高高兴兴去银行取钱的郭阿姨这才发现,自己购买的竟然是合众人寿的一款兼具理财功能的保险产品,而且五年下来获得的全部收益还不如存放在银行的同期利息高。

高收益变泡影

如梦方醒的郭阿姨将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女儿孙女士,孙女士查看母亲手上的协议发现,除了一纸名目简单的保险单之外,甚至没有一份涉及保险条款细则的产品说明书,也就更谈不上对收益率有任何说明。

据了解,郭阿姨购买的这款保险产品为合众人寿的“合众长红两全险”,是一份分红型保险,分为3年、5年、10年三种缴费期限,保险利益包括满期收益和投资分红以及身故的保险保障。

郭阿姨告诉女儿,当时给自己办理业务的银行工作人员曾告诉她这个保险是赠送的,所以她并没有多想,而且在签订合同十日之内保险公司的回访电话中,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也明确说明这款保险是赠送的。

看着无助自责的母亲,孙女士实在不忍心埋怨老人,她知道母亲也是希望多些收入应对自己的晚年生活,给子女们减轻一些负担。下定决心要为受到蒙蔽欺骗的母亲讨个说法,孙女士开始了自己的维权征程。

孙女士最先找到了购买保险的银行,银行方面给出的答复是因为产品是保险公司出售的,只能由他们来解决问题,而银行可以协助孙女士与保险公司沟通。在银行碰了软钉子的孙女士只有找到保险的销售方——合众人寿青岛分公司。但该公司的态度令孙女士大失所望,相关负责人告诉孙女士凡是在银行驻点销售的保险产品都没有产品说明书,由于收益率没有固定的约定,现在只能按照保单上的收益给付,最多额外补偿两千元钱。

当初承诺的高收益转眼间成了泡影,一句话就将五年的等待瞬间击碎,这样的现实未免太残酷,这样的欺骗未免太过分,孙女士感叹,不知道要如何挽回家人的损失。

据了解,就在去年,中国保监会印发了《人身保险公司销售误导责任追究指导意见》,其中对销售误导做了明确界定,“销售误导,是指人身保险公司、保险代理机构以及办理保险销售业务的人员,在人身保险业务活动中,违反《保险法》等法律、行政法规和中国保监会的有关规定,通过欺骗、隐瞒或者诱导等方式,对有关保险产品的情况作引人误解的宣传或者说明的行为。”孙女士认为,保险公司就是采用欺骗隐瞒产品性质并片面夸大收益率的手段,诱导自己的母亲购买保险的,“完全是销售误导,保险公司应该为此负责”。

据监管部门的相关负责人介绍,现在商业银行代理保险业务时比较常见的保险销售渠道。虽然根据相关政策规定,保险公司不得驻点销售,但商业银行只要持有保险代理从业资格证书的银行销售人员就可以销售保险产品。尽管如此,银行从事保险代销的工作人员必须要在销售的时候向客户明确告知所售的产品是保险,而非理财产品,另外还有义务揭示相应的风险。

利益的驱动

“存单变保单”、“理财成保险”的报道屡见报端,销售人员在销售过程中故意夸大收益而模糊限制性条款的现象屡禁不止,有统计数据显示,过去5年保监会收到的各类保险投诉中,有20%至30%涉及“销售误导”。一方面,由于缺乏对销售误导行为的界定、缺乏对相关人员进行责任追究的依据等,个别保险销售员的误导行为始终无法得到有效的遏制,从而影响了消费者对整个保险业的信心;另一方面,投保人也应尽量提高防范风险的意识,使自己的权益得到保障。

据了解,保险公司通过银行销售的保险产品一般称为“银保产品”。尽管此类保险业务纠纷颇多,但很多银行仍对开展此业务趋之若鹜,归根究底还是利益的驱动。

其实早在2006年,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就订立了《银行、邮政代理保险业务自律公约》,明确了各险种代理手续费率支付的上限标准。如普通及分红型寿险趸缴产品的手续费不得超过保费的2.5%-3%,万能型寿险趸缴产品的手续费不得超过3.2%等。但随着保险公司数量的增加,同业间竞争加剧,银保渠道手续费开始不断上涨,一度提高至6%。如消费者投保1万元,银行可赚取的手续费最多可达600元。这些费用就被称为“返点”。

对于银行来说,代理销售保险的手续费收入较为可观,而且银行也会为保险销售职员提供高比例的提成。一般说来,银行会将代理手续费收入的20%-30%以绩效工资的形式奖励给银行的销售人员,约占保费收入的0.5%-0.75%。除此之外,一些保险公司在银保代理协议之外还对银行职员给与现金奖励。由此看来,银行工作人员销售银行保险的收入会远超办理基金、信用证等中间业务的收入,从而产生很强的驱动力。

而保险公司对销售行为的管控不力也为层出不穷的销售误导推波助澜。在银保合作的渠道中,保险公司不和消费者直接打交道,从而很难对误导销售进行有效监控,甚至有意混淆保险与储蓄的概念。片面强调保险产品的收益性,回避分红、产品收益的不确定性;告知消费者随时可取,故意隐瞒退保费用扣除说明;还会有意识地模糊保险期限,将长期寿险产品宣传为3-5年期的定期存款产品。

自我保护意识不可缺

因为不希望回访导致退保率上升,保险公司会在犹豫期的回访期间设计固定的回访话术,诱导消费者按照他们希望的答案作答,使得这种对客户的回访流于形式。晦涩难懂的保险条款也屡遭诟病,成为投保人的认知障碍。保险条款专业术语多,产品组合混乱,计算方法复杂,阅读理解存在较大困难,只能听从销售人员的讲解。这就给隐瞒产品的重要信息,夸大产品的保障功能与收益留下了可乘之机。

作为交易中的弱势一方,虽然消费者的遭遇值得同情,但也要加强自身的自我保护意识。银监局相关负责人提醒消费者,不能片面听从甚至依赖银行职员的介绍,而要相信眼看为实,在购买过程中要认真查看各项条款。

本报记者


相关阅读:
瓷器鉴定中心 http://m.51sole.com/shop/huang905915673/
首页 | 新闻 | 财经 | 军事 | 百科 | 科技 | 数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