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
当前位置:主页 > 游戏新闻 >

第一次守家

2019-11-02 18:46:11

第一次守家


“我要去医院陪你爷爷了,晚上你可要照顾好自己啊……”爸爸临行前再一次叮嘱。

“尽管放心!”我拍胸脯,俨然是个男子汉。

几个月前的一个晚上,爷爷听到撬门声,猛喝一声,喝跑了贼,也惊出了病,渐渐精神恍惚,似乎患上老年痴呆症,医生说是要住院观察。爸妈齐上阵,今晚得由我守家。

虽说我在爸爸面前下了保票,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可我心里的一根弦总是绷得紧紧的。我准备了木棍,准备了手电,若真有小毛贼敢来,我让他原形毕露,看我不把他揍个扁!

我关紧门窗,做作业,看书。一个人的家特别静,静得能听到时钟“嘀答嘀答”,静得能“遥闻深巷中犬吠”,静得能听到自己的心跳“扑通扑通”……该睡觉了,我再一次检查了门窗:门闩,拨住了;窗销,插紧了。洗洗,睡。睡的时候,特意还开着小台灯,壮胆。可我哪里睡得着啊,合着眼,竖着耳,提着神。楼下“哐当”一声,我心“咯噔”一下,屏住呼吸,静听了一阵,判断是猫跳在铅瓦上。有人大声谈话,随后,一阵发动机的声音。我猜是行夜路的遇到熟人了吧。一想到屋外有人,我的神经稍微平静一些,尽管不相识,总是能壮胆。正舒一口气,要恍惚入梦时。好像听到我随手放在楼梯上的报纸在隐隐作响,难道有人在踩?谁啊?我忽然害怕起来,我告诉自己:“别怕,这一定是风吹的。”“不对!门窗不是都管好了吗?难道……”我的心骤然紧张起来,我蜷缩着身子躲在被窝里。连呼吸声也不敢发出来。不会又进贼吧?要真有贼进了家,危及钱财不说,就怕要命……我越想越怕,感觉整个人已经湿透了,牙齿上下颤抖。我微微掀开被子一条缝,小台灯的光打在我的眼睛里眼花缭乱,让我的心更加慌乱:“起”,还是“不起”?“抓”还是“不抓”?恐惧感和责任感互相搏斗,“孬种”和“男子汉”两种形象在我眼前交织。最后决定:奋起,若有贼,揍扁他!神圣领土,岂容毛贼侵犯!我爷还猛喝一声呢!再说我能抓住他,不是正好给爷出一口气吗?

我拿起木棍,握着小手电,深吸一口气,贴着墙,弓着腰,开始了“抓贼”行动。我没打开手电,怕暴露了自己。我一边向楼下走,一边仔细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还时而看看背后有没有危险。走了几步,为了不发出声响,我干脆把鞋也脱了,就一步一步往下挪,一滴汗珠从鼻尖滑落,我才意识到自己出汗了,出大汗了。我终于挪到了最后一级台阶,转弯就是厨房,我朝着拐角处挥动着棍子。打开手电看了一眼马上就关了,我看到了菜刀还在。我松了一口气,打开了厨房的灯:厨房里一切正常。

我又一间一间搜查过来,打开了所有房间的灯,搜查了每一个角落,楼梯下、窗帘后、衣柜中、浴缸里……

答案是:我家安然无恙!

我如释重负,我精疲力竭,我抹抹额上的汗,捏捏酸疼的腿,上床,睡去。梦里头,父亲给自己的第一次守家打了一个大大的“V”。



相关阅读:
线上百家乐 www.nhsyyey.com
首页 | 新闻 | 财经 | 军事 | 百科 | 科技 | 数码